首页>精品赏析>五周年:旧时王孙,逸笔儒风——溥儒作品赏析

五周年:旧时王孙,逸笔儒风——溥儒作品赏析

 旧时王孙,逸笔儒风——溥儒作品赏析

“旧之王孙,今之逸士”是对溥儒最确切的评价,而他也将旧时的院体画带出宫门,洗尽铅华,为之披上了一件素雅别致的外衣。

溥儒(18961963),字心畬,号西山逸士,清道光皇帝曾孙,恭亲王奕欣之孙,载滢贝勒的次子。因此,成年后书画作品上常常用“旧王孙”印章或署名。作为末代王孙,其自幼从师宫廷画家学习书法,大内许多珍藏,多有观摹体悟的机会,耳濡目染非常人所及,也彰显其清室懿亲的身份和特权。绘画功力深厚,综合南北二宗,兼大家小家之长,意境高古幽深而又有着自我个性。画工山水、兼擅人物、花卉及书法,与张大千有“南张北溥”之誉,又与吴湖帆并称“南吴北溥”。

1955年至1956年期间,溥心畬应邀到日本东京讲学,溥心畬在日本期间,曾经由张大千等人陪同到各地名胜旅游。他还招收了李铎若、伊藤启子为弟子,教学中文和书画。此三幅作品应该就是在此期间为其日本女弟子伊藤所作。溥儒的工笔绘画驰名于世,书法严谨,用笔细劲。

溥儒 花香蝶自来 105.5×27.8cm 设色绢本 立轴

在此幅《花香蝶自来》中,明媚春光照耀下,粉色桃花花瓣零落于栩栩如生的彩蝶之间,彩蝶翩翩起舞。用笔精工秀美,简洁明快,设色清丽和谐,画风学宋人双钩而又有自己细腻简淡的特色。蝴蝶的翩然形态、色彩的层次渐变,及对翅膀的细致描绘,溥儒于留白背景营造出典雅秀美的意境。全画用笔精细周到,敷色明快雅致,突出表现了落英蝴蝶的宁静与秀美,却又不失灵动。

参考图

“结子桃花如雨落,挟雌蝴蝶过墙来。”(唐寅《落花诗》),此幅作品描绘的就是此番情景。香港蘇富比2013年秋季拍卖会同题材作品《溥儒 蝶舞翩翩》57.9X24.1cm,当时估价150,000-200,000港币,最终以3,160,000港币成交。

溥儒 禄禄有福 9.5×30cm 设色纸本 成扇

此件《禄禄有福》,画面用线犹如春蚕吐丝。线条细、纯、简和活。其线条均匀圆润,画面蛛网线条交错,繁而不乱,富含韵味。传神之处正在这只蛛上,它前爪紧紧地抱住绳索,两只后腿自然下垂,溥儒画的是朱蛛。古时候人们笃信朱砂能避邪,外加一层挡住邪恶,保佑平安的意思。

溥心畬的清朝皇室后裔的特殊身份使他悟到荣华富贵之后的平淡才是人生至境,因而他在画中营造的空灵超逸的境界令人叹服。

溥儒 绶带 27×24cm 设色日本镜片

《绶带》画的是一只绶带鸟傲然独立枝头。画作扑面而来一股萧疏高逸,古雅清寂中平添了一层韵味。画面中的禽鸟的描绘细腻生动,无论是鸟的形体结构还是动态,画家都竭尽所能的展现出了对于形象细微而又独到的观察能力,同时寿带的形象源自宋人花鸟,画家拥有同时代画家大多难以企及的深厚传统功力。而在植物的描绘上,令人尤其印象深刻的便是设色的典雅,画面着色不多,但并不是不重色彩,而是强调色彩的意趣,与画面中的主题,画家超凡绝俗的格调形成完美的统一,使人过目难忘。

张大千曾说过“中国当代画家只有两个半,一个是溥心畬,一个是吴湖帆,半个是谢稚柳。”文人画中,清气、秀气、纯正之气最为高尚。在渡海三家中,书法功底、诗文格调及画中的清秀之气,皆以溥儒为第一。所以,有人说溥儒是文人画家中品格最纯正的一位。这也是其画早在民国时期就大受欢迎的原因。

而本次荣宝斋(上海)拍卖推出溥儒为其日本女弟子伊藤所作《花香蝶自来》、《禄禄有福》、《寿绶》三件作品,格调高雅、画面精美,可谓件件珠玑。此三件作品现藏者直接得自上款人,可谓来源清楚,递藏有序,性价比颇高,十分具有市场潜力,值得大家期待。

拍卖预告

2017秋季艺术品拍卖会

预展时间:2017年
拍卖时间:

征集范围:中国书画、油画雕塑、古董珍玩、古籍文献、名人书信、紫砂、玉器、珠宝首饰、古典家具、名酒等门类。
联系电话:021-65867799(总机)
公司邮箱:rbzsh@art139.com


精品赏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