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精品赏析>2017春:同一藏家收藏专题之二

2017春:同一藏家收藏专题之二

首先,带给大家的是齐白石《多寿》、李苦禅《荷花》,师徒两人作品均为志超上款,画家直接赠送于范志超女士,由其家属友情提供,甚为难得。

范志超出身于松江佘山范家滩一个小业主家庭,父亲是位中医;她在就读松江景贤女中时,松江景贤女中当时集聚着一批中国现代史上的名人教员,如恽代英、肖楚女、邓中夏、沈雁冰、邵力子、柳亚子、陈望道、朱季恂、叶圣陶、杨杏佛等。范志超与共产党早期的活动家有甚密的来往。1921年, 在朱季恂老师和侯绍裘先生的教导和领导下,积极参加革命活动。她也曾追随陈云在青(浦)、松(江)一带搞革命活动;她加入共产党时,介绍人是刘少奇的夫人何宝珍。1925年-1926年,上海发生“五卅”惨案,她组织同学积极支援工人运动,此时认识了徐悲鸿,并结下了深厚的友谊。1948年,受徐悲鸿先生之邀,回国参加北平国立艺专(中央美术学院前身)的英语教学工作。在美院与李苦禅、齐白石等多位艺术家结为好友。范志超与柳亚子关系很好,柳亚子戏称她为“三传女弟子”。1983年,范志超将徐悲鸿“猫石图”和齐白石篆书对联“莲花心地 雪藕聪明”自愿捐赠给上海文物保管委员会,将柳亚子两幅诗题捐赠给上海图书馆。此次上拍的两件作品齐白石《多寿》、李苦禅《荷花》,均为志超上款,画家直接赠送于范志超女士,由其家属友情提供,甚为难得。

1983年范志超捐赠徐悲鸿《猫石图》、 齐白石《篆书对联》时,上海文物保管委员会所颁发的奖状

1985年范志超捐赠柳亚子题诗作品两幅时,上海图书馆所颁发的奖状

徐悲鸿绘范志超肖像

齐白石 多寿 103×34cm 设色纸本 镜心

说明:上款人“志超”为范志超。此作品由上款人家属友情提供。


中国有祝寿的传统,“寿桃”原指神话中可以使人延年益寿的桃子。汉代东方朔《神异经》记:“东北有树焉,高五十丈,其叶长八尺,方四五尺,名曰桃。其子径三尺二寸,小狭核,食之令人知寿。”后世人们以桃祝寿,亦称为“寿桃”。

寿桃在齐白石晚年的绘画作品中极为常见,以桃祝寿,寿桃入画作为送礼之品自然大受欢迎,亦是对受画者得美好祝愿。

画面中色、墨的使用可谓信手拈来,既热烈又沉着,既浓艳又和谐。三颗大桃施以鲜艳而饱和的洋红,先以没骨大写意法直接用洋红泼写硕大桃实,渗以少许柠檬黄,具有鲜明的民间艺术特色;细长的桃叶则用花青和赭墨写出,并用浓墨勾勒叶筋;笔墨上淋漓洒脱,奔放自如,生动活泼。白石老人画桃偏爱暖色,洋红的桃子在他的笔下有笔意,有笔痕,有重轻,有浓淡。他虽喜用纯度较高的颜色,但又主张“古艳绝伦”、“艳不娇妖”,诣在追求艳中求雅,雅俗共赏的效果。在构图上,硕大的寿桃相映成趣,沉甸甸的竟压得枝头垂将下来,恰好构成一条斜对角线。篆书“多寿”二字,挺拔又加入了圆转的意态,似千年虬枝,与画面相得益彰。纵观全画,布局简单而巧妙,造型夸张而极富表现力,整体气势饱满而浑厚,展现出其表现对象内在的生命力以及超越形似的神韵,同构成一派喜乐祥和的气象。

此画为白石老人91岁时所作,变法后的齐白石形成了属于自己的笔墨风格,单纯却不简单、真率而不粗俗、热烈而不痴狂、鲜明而不华艳。题材上他以丰富的生活经验,“为万虫写照,为百鸟传神”,歌颂生活中一切美好的东西,实为雅俗共赏。

李苦禅 荷花 133.5×66.3cm 水墨纸本 镜心

说明:上款人“志超”为范志超。此作品由上款人家属友情提供。

李苦禅作为齐白石的弟子,以其天生独有的聪慧,加以在自然生活中的提炼,学习到了齐白石独特的治学精神,并创造出自己的艺术语言。

荷花用淡墨勾勒花型,又用墨点点染花蕊,几笔下去,绰约荷花便现风姿。杆茎运笔注重虚实变化,用墨点点出杆茎质感,其点如有生命的绒球,层层叠叠、疏密错落、虚实安排,如布兵排阵。荷叶则用所谓的“摊煎饼法”画出,浓墨淡墨的交叉,颇具墨趣,叶筋的勾勒厚重有力,完全符合荷叶的蜡质与厚度。

画面纯以水墨出之,墨色润中含苍,大气淋漓,在看似随意中蕴含着朴拙之气,在自然含蓄中蕴含着阳刚之气,他的运笔线条如行云流水,苍劲朴拙,笔法凝练简约,却意趣盎然。笔墨纵逸豪放、雄健磅礴。

“书至画为高度,画至书为极则”,这是李苦禅的一句名言。该作中每一笔都蕴涵着书法的意趣,每一笔都沉着稳重、痛快淋漓,具有浓烈的金石韵味。

由款识中可以看出,此幅作品应为李苦禅、李慧文伉俪在与范志超女士临别时赠画,以表达其依依不舍之情,可见他们关系之深厚,由此更显得此作品珍贵。

拍卖预告

2017秋季艺术品拍卖会

预展时间:2017年
拍卖时间:

预展时间:2017年11月16日-17日
拍卖时间:2017年11月18日-19日
拍卖地点:上海市徐汇区衡山路516号上海富豪环球东亚酒店


精品赏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