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精品赏析>九周年:李可染《渡江图》赏析

九周年:李可染《渡江图》赏析

*39
李可染(1907-1989)
渡江图
设色纸本 立轴
钤印:李可染、李、废画三千
鉴藏印:荣宝斋收藏
款识:钟山风雨起苍黄,百万雄师过大江。虎踞龙盘今胜昔,天翻地覆慨而慷。宜将剩勇追穷寇,不可沽名学霸王。天若有情天亦老,人间正道是沧桑。一九六四年二月写毛主席诗意,可染,北京。
已知著录:1、《荣宝斋珍藏•卷5》P241,荣宝斋出版社,2009年。
2、《荣宝斋日历2015荣宝斋珍藏书画选(二)》八月十三日页,荣宝斋出版社,2015年。
说明:此作品为荣宝斋库存商品。
尺寸:70×45.7cm 约2.9平尺
RMB:27,000,000 ~ 35,000,000
李可染(1907-1989),江苏省徐州市人。1923年入上海美专普师科学习,1929年考进杭州国立艺术院研究部学习绘画,同年参加由鲁迅发起组织的进步青年美术团体“一八艺社”。曾先后在徐州艺专、重庆国立艺专等处从事国画教学活动。1954年起,十次到各地写生,画风大变。其画以山水、古典人物和牧牛图见称,兼工书法,并长期致力于中国画教学,对国画理论也有一定研究。画室名“师牛堂”。他善于把传统和现实生活结合起来,疏流导源,古为今用,追求大自然在逆光中的强烈光感,把西画中明暗处理引进中国画,使它和谐地融化在深厚的传统笔墨和传统造型意像之中。历任中国美术家协会副主席,中国画研究院院长等职务。
竞买本拍品,须办理特别竞投号牌。


 虎踞龙盘今胜昔,天翻地覆慨而慷
——荣宝斋珍藏李可染《渡江图》


 1949年4月20日,解放战争已进入尾声,国民党军队全线溃败,拒绝在和平协定上签字。4月21日,毛泽东和朱德发出《向全国进军的命令》,号令全军坚决、彻底、干净、全部地歼灭中国境内一切敢于抵抗的国民党反动派,解放全中国。当夜,中国人民解放军百万雄师在东起江苏江阴、西至江西湖口的一千余里的战线上分三路强渡长江。1949年4月22日夜,新华社播发了一条毛主席所写新闻稿《人民解放军百万大军横渡长江》:
“(新华社长江前线22日22时电)人民解放军百万大军,从一千余华里的战线上,冲破敌阵,横渡长江……”
4月23日晚,东路陈毅的第三野战军占领南京。毛泽东听到这个消息后欢欣鼓舞,于是写下了这首诗。“钟山风雨起苍黄,百万雄师过大江。虎踞龙盘今胜昔,天翻地覆慨而慷。宜将剩勇追穷寇,不可沽名学霸王。天若有情天亦老,人间正道是沧桑。”
诗中首联描绘了解放军渡江解放南京的雄伟场面;颔联赞颂了南京解放所取得的历史性胜利,抒发了欢庆南京解放的革命豪情;颈联概括了将革命进行到底的思想;尾联阐明了历史发展的必然规律,对全诗的思想做出哲理性的总结。全诗表现了人民解放军彻底打垮国民党反动派的信心和决心,表达了诗人解放全中国的必胜信念,格调雄伟,气势磅礴,雄壮有力。
《渡江图》是李可染以毛主席《七律•人民解放军占领南京》诗意精心创作的革命历史题材画作,描绘的正是解放战争的关键战役—渡江战役的场景。渡江战役历时42天,人民解放军百万大军以木帆船为主要航渡工具,一举突破国民党军的长江防线,夺取国民政府的政治经济中心南京和上海。并以运动战和城市攻坚战相结合,合围并歼灭国民党重兵集团。
近代文学家郭沫若曾评《“百万雄师过大江”——读毛主席新发表的诗词之一》:这一首诗是纪念南京解放、庆祝革命胜利的万古不磨的丰碑。而李可染的《渡江图》正是这座丰碑的“铭刻”。
此幅作品以渡江战役的场景入画,前景详细描绘帆船,红色的帆船浩浩荡荡,更多的帆影隐没在苍茫风雨之中。与历史照片中帆船的形态如出一辙,显示出画家严谨的写生态度。红色,在中国人眼里,代表着希望、生机等;从心理学上,红色能刺激人的心理,使人精神亢奋、激动,因此,用红色来描绘充满斗志,充满精神的百万大军,更好地表现了中国解放军英勇善战、锐不可挡的宏伟气势。
李可染先生用水墨和色彩来渲染气氛,画面的边角几乎全被填满;浓重的墨、色连同其它中间色调占据了画面的绝大部分,江水泛起波澜,红色与墨色的相互晕染,然而画面饱满拥挤之下,又有极其狭小的空白。整幅画面在空间、气氛和光影上均达到了细致入微的高超境界,在积墨、光影营造的气势和意境中,更多出一层肃穆而崇敬的精神空间。山河的壮阔,也尽显在李可染先生的笔下。在远处,虎踞龙蟠的南京城遥遥在风雨硝烟中半露城楼。屹立在众多城楼最前面的则是挹江门。中国人民解放军取得渡江战役的胜利,正是从挹江门进入南京市区。
正如粟裕所指:“这次渡江战役是中国历史上最伟大的一次大进军,等于最后挖取敌人心脏,对完成中国革命有决定性的意义。”实现了“打过长江去,解放全中国”这一伟大的历史时刻。宣告国民党的反动统治的覆灭。1949年10月1日,毛泽东主席在天安门城楼上庄严宣告: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央人民政府成立了,升起了第一面五星红旗。这标志着一百多年来封建主义、帝国主义、官僚资本主义奴役中国人民的历史从此结束。中国人民从此站起来了。这是中国革命划时代的伟大胜利。
1949年以后,在中国美术界,毛泽东诗意画和革命圣地画创作进入一个高潮。继傅抱石首开毛主席诗词创作之先河,中国的山水画家如钱松喦、陆俨少、关山月、潘天寿等,几乎人人都画毛泽东诗意山水画,李可染成为这支队伍的主力,他还刻了一方印章:“为祖国山河立传”。
从《渡江图》落款:“钟山风雨起苍黄,百万雄师过大江。虎踞龙盘今胜昔,天翻地覆慨而慷。宜将剩勇追穷寇,不可沽名学霸王。天若有情天亦老,人间正道是沧桑。一九六四年二月写毛主席诗意,可染,北京。”中可知,此作创作于中华人民共和国建国十五周年之际。想来可染先生在建国十五周年之际创作此气势恢宏、内容博大之《渡江图》,心中必是波澜澎湃。有感于共产党的领导揭开了人民当家做主人的历史新纪元。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中国人民解放军为中华民族的独立解放,为新民主主义革命的胜利立下了丰功伟绩。他们的光辉业绩永载史册,彪炳千秋,将永远鼓舞着我们在新的历史时期,在改革开放和现代化建设的伟大事业中取得更大的胜利。
人民是历史的见证者与参与者。李可染创作《渡江图》之时的心潮澎湃,当如我们见证改革开放40年,中华民族以崭新的姿态重新屹立于世界民族之林之心情吧!
上世纪 50 年代中期,李可染、张仃联手革新中国画,尝试水墨写生,为追求中国画足以与西洋油画抗衡的厚重感,李可染吸取了林风眠的逆光法和黄宾虹的积墨法,画面因此而变得幽深厚实,层次丰富,突破了传统中国画固有的程式,丰富了中国画的艺术表现力。然而,一句“江山如此多黑”的批评却暗藏玄机,其所指涉的内容,已远远超出笔墨和风格的范畴。在那个 “泛政治化”、战争文化心理根深蒂固的时代,那种“阴谋论”式的文艺批评非常流行,犹如一柄达摩克里斯剑,悬在了李可染的头上。自 1962 年到 1964 年,李可染根据毛泽东诗词《沁园春•长沙》的意境,创作大同小异的山水画《万山红遍》七幅。同样,在1964年的二月李可染创作了此次拍卖的红色题材的《渡江图》,并于同年三月又创作同题材《钟山风雨》(现藏江苏省美术馆)。李可染反复创作此类红色题材的红色作品,以此回击那个年代的一句“江山如此多黑”的暗藏玄机的评语。体现了李可染的政治智慧。
中国嘉德2015年秋拍以1.84亿成交的李可染《万山红遍》和此次拍卖的《渡江图》同为荣宝斋收藏作品,也同为1964年所作。《渡江图》著录于《荣宝斋珍藏•卷5》,题材在李可染绘画生涯中所见不多,而且画面如此丰富,色彩如此强烈,内容寓意如此深刻,更是少之又少。值得所有人期待。

1949年渡江战役

南京挹江门旧影


 挹江门,是南京明城墙民国增辟城门,位于今南京市鼓楼区西北段城墙,架两山之间。著名的中山大道-中山北路由此进入南京城,是旧时连通南京城内与下关码头(今中山码头)的重要通道。
1921年(民国十年)将城墙凿开,时为单孔城门。为中山码头和下关火车站入城的交通要道,因主持修造者为江苏省民政长韩国钧,系泰州人,泰州古称“海陵”,得名海陵门。
1928年(民国十七年)7月,国民政府将海陵门易名为挹江门,1929年,为准备奉安大典,改为三孔多跨连拱的复式券门,是南京城第一个三孔券门。同年4月,国民政府考试院院长戴季陶题写“挹江门”匾额。
1949年4月23日,中国人民解放军取得渡江战役的胜利,从挹江门进入南京市区。1984年,该城楼上由邓小平题词,辟为渡江胜利纪念馆。2009年4月,渡江胜利纪念馆异地改建。

 

著录封面

拍卖预告

荣宝斋(上海)九周年书画精品拍卖会

预展时间:2020年
拍卖时间:

预展时间:2020年10月23日-24日

拍卖时间:2020年10月25日

拍卖地点:上海市虹口区东大名路501号白玉兰广场办公楼空中大堂(36楼)

公司地址:上海市虹口区东大名路948号白金湾广场15楼

公司电话:021-65867799 

公司邮箱:rbzsh@art139.com



精品赏析